山水

少年祭——景琰

千阳:

http://mp.weixin.qq.com/s/N4-MjQKCrmKwK5n3xyfzuQ
算是一个推文,
        这几天推荐《琅琊榜二》的人不少,本来因为黄教主已经下决心弃剧的我,在口碑的不断攀升和很多评论对教主演技“绝对不油腻”的保证下,开始拿这部剧当下饭剧,一不小心就把目前的存集全看完了,


       榜二和榜一的主角之间隔了两代人,没有看过第一部,并不影响对第二部的理解,而对于我等第一部的粉来说,话里行间流露的第一部的痕迹,又令人兴奋又伤感,须发全白的蔺晨(从少阁主成了老阁主),上月去世的南境穆王爷,前朝专事武事的郡主,曾经琅琊榜第一高手叔祖父,老王爷庭生像平章提起的先生,还有无数人口中的先帝。


       提起琅琊榜,很少有人会从景琰的角度去解读,当初第一次看这部剧的时候,我也不算喜欢这个角色,总觉得他太傻,还总是误会苏哥哥,苏哥哥每天累死累活的替他谋皇位,他还总傲娇地有偏见,所有人都知道梅长苏是林殊了,就他不知道,自己智商不够还特委屈。。。。。


      但现在回过头再看这部剧,最后最孤独最可怜的只怕也就是景琰了,长苏虽然早逝,但完成了心愿,在沙场上以林殊的方式离去,也算是了无遗憾了。而景琰,从此世上所有人只会把他当皇帝,再没有能够倾诉和分担的人,他独自追忆着逝去的故人,孤独地努力地做一个好皇帝,因为这是小殊所期盼的,再也没有人记得曾经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靖王了。


       重看琅琊榜一,想起曾经看过一篇写的特别好的文章,去微信收藏里翻了翻,居然找到了,就是这篇《少年祭——记萧景琰》,对靖王进行了描述,很深刻感人,看的想哭。链接在评论里再放一个,摘几段印象特别深的话


原来将骨如靖王,也曾是那样顾盼神飞的少年呵:他还未束冠的十七岁,战甲轻束,红衣猎猎,眉梢眼角都分明带着盈盈笑意。


结绳顽笑处,魂归曾到否


不似后来,命运一一抹去他生命里所有的鲜活生动,只余下一张不动声色的侧脸。


那个爱笑的萧景琰死在了他的二十一


那个曾跃马扬鞭的肆意少年,迎着父皇的咆哮,负着闭门自省的恩旨,踏着血流成河的问斩街口,就那样悄然无声地死去了。


我们能轻易地看见林殊变成梅长苏时削皮挫骨的鲜血淋漓,却往往会忽略言笑晏晏的萧景琰一夕之间变成眼神冷峻无波的靖王时,那场心如死灰的无声凌迟。


作为那个唯一被留下来的人的痛苦,这才是靖王需要背负的最艰难的东西。


当年最年幼最耿直的他,在漫长的为君之路上学会了缓缓而治,学会了平衡各部,学会了太多太多……


他独自挑起了共同理想的沉重担子,因为他的身后已空无一人。


此后山河万里,再不见你


那个曾经笑起来那么温柔的红衣少年,就那样缓缓定格成了别人眼中不怒自威的一抹玄色,就这样隐没于史书几句寥寥的赞誉,从此不带悲喜。


那个叫萧景琰少年,他死在了他最灿烂美好的二十一岁。和林殊不同的是,无论过去多少个十三年,那个萧景琰都不会复活在靖王身上了


        真心希望每个点进来的朋友都能点链接看看那篇文章,为琅琊榜,为萧景琰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