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

对hp电影中最不满意的改编

是污师呀:

欢迎同好一起交流吐槽


那绝对是hp7大结局!!!半点都没把原著里哈利的成长拍出来!!!我还记得当时看书看到这段浑身鸡皮疙瘩地喊我哈太苏了,感受一下原著:


伏地魔举起魔杖对准了莫丽·韦斯莱。


    “盔甲护身!”哈利大吼一声,铁甲咒立刻横贯在礼堂中央,伏地魔环顾四周寻找是谁发的咒。哈利终于脱掉了隐身衣。


    惊愕的叫声、欢呼声、“哈利!”“他还活着!”的喊声在四面响起,紧接着又是一片鸦雀无声。伏地魔和哈利互相对视,同时开始面对面地绕着圈子,人们揪起了心,礼堂里突然变得死一般的沉寂。


    “我不希望任何人出手相助,”哈利大声说,在绝对的寂静中,他的声音像号声一样传得很远,“必须是这样,必须是我。”


我们的救世主啊啊啊啊啊啊被选中的男孩!!!真是太喜欢“在绝对的寂静中他的声音像号声一样传得很远”这个描写


反观电影里直接在劳德和那么多食死徒面前从海格怀里跳下来……讲真当黑魔王和这群恐怖分子是傻的嘛,我都为之前死去的人感到冤了,看来我们的对策选错了,从一开就是应该智取,再一次侧面证明了学黑魔法不止会影响颜值,还会影响智商(≖_≖ )


还有原著里这段嘴炮也是非常精彩,毕竟哈利可是个吐槽+怼人小能手,也就怼水仙妈的时候略逊下风(儿媳妇掐不过老婆婆很正常x),接下来嘴炮也是帅裂苍穹:


“我母亲为救我而死,这是偶然吗?”哈利问。两个人仍然在侧身移动,绕着圈子,始终保持着同样的距离。对哈利来说,除了伏地魔,其他面孔都不存在了。“在那片坟地里我决定反抗,也是偶然?今晚我没有抵抗仍然活了下来,重新回来战斗,也是偶然?”


    “偶然!”伏地魔叫道,但仍然没有出击。周围的人群凝固不动,如同被石化了一般,礼堂里有好几百人,似乎只有他们俩在呼吸。“偶然,运气,还有就是你动不动藏到大人身后哭鼻子,听任我为了你而杀死他们!”


冷静的哈利,恼羞成怒的伏地魔,屏气凝神看着他们两个人的大家,这才是最终决战应该有的阵势和气魄,并不是伏地魔和哈利跑到犄角旮旯里开始近战,到底谁开的头巫师都要近战的?!电影里一边被伏地魔虐气喘吁吁说话的哈利根本没气势了好吗……


还有就是所有人注视着见证着这两位巫师的世纪对决这一点,也比电影里两个人缠缠绵绵翩翩飞到一边对波高大上的多(¬_¬)



最后,我最爱的来了,“为了他们去死”和“试着忏悔一下吧汤姆”,继续上原著:


“今晚你别想再杀死任何人了,”哈利说,他们绕着圈子,盯着对方的眼睛,绿眼睛对红眼睛,“你再也别想杀死他们任何一个,再也别想。明白吗?为了阻止你伤害这些人,我准备了去死——”


    “你没有!”


“——我下了决心,这是关键。我做了我母亲做的事情。你再也伤害不了他们。难道你没有发现你射向他们的魔咒都没有了约束力?你折磨不了他们,你伤害不了他们。你从来不会从你的错误里吸取教训,是不是,里德尔?”


    “你竟敢——”


    “是的,我敢,”哈利说,“我知道的事情你不知道,汤姆?里德尔。我知道许多重要的事情你不知道。想不想听听,以免你再犯一个大错?”


天啊哈利,就说这段有多苏,因为愿意为所爱的人去死而所有人都被他的魔法保护了,伏地魔伤害不了他们,天啊天啊我要哭,这和开头承接的多好啊,而且从莉莉的母爱升华到哈利的大爱,想想耶稣,他也愿意为了世人去死,我的哈利啊,这时候他才17岁大,电影的小演员在第七部都要大上许多了,仔细算一下拍《凤凰社》的时候蛋泥才17,把那个形象代入到第七部试一下,更心疼了,还是个孩子QAQ


而且那句“你从来都不会吸取教训”,直呼黑魔王其名,这种气势和勇气,格兰芬多!


还有就是这一段,哈利在向伏地魔解释来龙去脉啊!!!怎么样男主角向大魔王解释来龙去脉!!!谷阿莫说大魔王就爱解释来龙去脉,我们hp是男主角最后承包了来龙去脉!!!顺便一提这一段来龙去脉在电影里被改成三言两语还没气势……


“如果这次救你的不是爱,”伏地魔说,“那你准是相信你掌握我所没有的魔法,或拥有一件比我的更加厉害的武器?”


    “二者兼而有之。”哈利说。他看见张蛇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但转瞬即逝。伏地魔大笑起来,这笑声比他的喊叫声更加可怕:冷酷而疯狂,在寂静的礼堂里回荡。


    “你以为你会的魔法比我还多?”他说,“比我——伏地魔大人还多?我施过的魔法,邓布利多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


    “哦,他想到过,”哈利说,“但他比明智,没有去干你干的那些事情。”


    “你是说他软弱!”伏地魔尖叫着说,“他软弱,没有胆量,他软弱,不敢拿走本该属于他——现在将属于我了!”


    “不,他比你聪明,”哈利说,“是个更优秀的巫师,更优秀的男人。”


    “我把阿不思·邓布利多弄死了!”


    “你以为是这样,”哈利说,“可是你错了。”


围观的人群里第一次骚动起来,墙边的几百个人同时吸了一口气。


    “邓布利多死了!”伏地魔把这句话狠狠地掷向哈利,就好像它能给哈利带来无法忍受的痛苦,“他的尸体正在这座城堡荒地上的大理石坟墓里腐烂,我看到了,波特,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是的,邓布利多死了,”哈利平静地说,“但并不是你安排的。他自己选择了死亡的方式,在死前几个月就选择了,他和那个你认为是你仆人的人共同安排好了一切。”


    “多么幼稚可笑的梦话!”伏地魔说,但他仍然没有出击,那双红眼睛死死地盯着哈利的眼睛。


    “西弗勒斯·斯内普不是你的人,”哈利说,“斯内普是邓布利多的人,从早在你开始追捕我母亲那时候起,他就是邓布利多的人。你一直没有发现,因为那种事情你不理解。你从来没见过斯内普的守护神吧,里德尔?”




娓娓道来,在面对伏地魔的质疑的时候一句“两者兼有”,语言量贫乏如我,该怎么形容这个?就是帅死了




“对,没错,”哈利说,“你说得对,但是在你动手杀我之前,我建议你想一想你的所作所为……好好想一想,试着做一些忏悔,里德尔……”


    “这话是什么意思?”


    哈利对伏地魔说的所有的话,包括揭露真相的话和冷嘲热讽的话,没有一句让伏地魔这样震惊。哈利看到他的瞳孔缩成了两条窄窄的细缝,看见他眼睛周围的皮肤变白了。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哈利说,“你仅有的机会……我见过你不忏悔的下场……勇敢点……试一试……试着做些忏悔……”


    “你竟敢——?”伏地魔又说。


    “是的,我敢,”哈利说,“因为邓布利多最后的计划对我根本没有造成意外的结果,而对于你却造成了,里德尔。”


    伏地魔握着老魔杖的手在颤抖,哈利紧紧地攥住德拉科的魔杖。他知道那一刻就要来临了。


    “那根魔杖仍然不会完全听你的指挥,因为你杀错了人。西弗勒斯?斯内普根本不是老魔杖的真正主人,他根本没有打败邓布利多。”


    “他杀死了——”


“你没听我说吗?斯内普根本没有打败邓布利多!邓布利多的死是他们共同策划的!邓布利多计划不败而死,成为魔杖的最后一位真正主人!如果一切都按计划进行,魔杖的力量应该随他消亡,因为没有人从他手里赢得魔杖!”


    “可是,波特,邓布利多等于把魔杖给了我!”伏地魔的声音因恶意的快咸而颤抖,“我把魔杖从它最后一位主人的坟墓偷了出来!我违背它最后一位主人的意愿把它拿了出来!它的力量属于我!”


    “你还是没听明白吗,里德尔?拥有魔杖是不够的!拿着它,使用它,并不能让它真正成为你的。你没听见奥利凡德的话吗?魔杖选择巫师……邓布利多死之前,老魔杖就认了一位新主人,而那个人连摸都没有摸过它。新主人违背邓布利多的意愿除去了他手中的魔杖,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不知道世界上最厉害的魔杖已为他效忠……”


    伏地魔的胸膛在激烈地起伏,哈利可以感觉到咒语冲了上来,感觉到咒语在指向他面门的魔杖里聚集力量。


    “老魔杖的真正主人是德拉科·马尔福。”


    伏地魔的脸上露出茫然的惊愕,但转瞬即逝。


    “可那有什么关系呢?”他轻声说,“即使你说得对,波特,对你我来说又有什么关系?你不再拿着那根凤凰羽毛魔杖:我们只凭技艺决斗……等我杀了你,再去对付德拉科·马尔福的……”


“可是你来不及了,”哈利说,“你错过了机会。我抢先了一步,几个星期前我打败了德拉科·马尔福,这根魔杖是我从他手里夺来的。”


    哈利抖了抖山楂木魔杖,感觉到礼堂里所有的目光都盯在它上面。


    “所以,最后的结果是这样,对吗?”哈利小声说:“你手里的魔杖是否知道他最后一位主人被解除了武器?如果它知道……现在我才是老魔杖的真正主人。”




最后那句话,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我爱我哈一辈子

评论

热度(125)

  1. 山水是污师呀 转载了此文字